欢迎访问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看不见的拳头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4日 点击数: 字体:
    我一直是一个不太会沟通的人,无论是跟父母、同学、同事甚至是妹子都经常聊不下去。时间长了我学会了傻笑,但一旦开口又会陷入没话说的境地。无意中在豆瓣上看到有人在推荐马歇尔·卢森堡博士的《非暴力沟通》,读了一多半,收获良多。
    初读这本书,给人感觉作者不太像是一个美国人,而是《悲惨世界》里的米里哀主教。通篇都在劝善、敬天爱人,有一阵我严重怀疑作者是不是于丹的分身。以我粗浅的见识,对人性恶的讨论,中华文明是远不及基督教文明来的深刻。记得《肖申克的救赎》里,典狱长第一次出场就有这样一句话:我相信两件事情,纪律与圣经。这里,你都会得到。
    但当作者用两章的篇幅强调倾听的力量时,我突然觉得作者其实是很真诚的。一本讲沟通的书,着眼点不在于诉说而是倾听。因为倾听的大敌是诉说的冲动,而不是诉说本身。倾听时,不论对方的话你爱不爱听。只能去反馈对方所表达的内容和情绪,自己不能发表任何观点。我测试了几天,真的很难,尤其是对于我这种有暴力沟通(随意对对方的话做出评判)习惯的人来说。
    到了更高级的层次,倾听则不仅是一种身段上的谦卑与示弱,而是一种重要的素质训练。为了解释这项素质,我想做一个类比。当我们学习母语的时候,往往是通过长辈跟孩子说话,重复一些简单的发音,逐渐听力和理解力逐步提高会讲一些简单的句子,再到最后自如的与人交谈。但我们学习英语的时候是先从单词开始,了解了文法、句式把一切都弄懂之后才开始应用。表面上看都能掌握一门语言,然而英文的学习是一个理性过程,不懂就要提问。但学习母语是一个感性过程,近似于模糊化思考。即使听不懂但因为太小没法提问(话还不会说的时候),训练自己的观察能力,通过自己的感知去探索答案,而不是他人给予的现成答案。尤其是文言文的学习里有大量的地方是“学了才能懂”,与“懂了才能学”的英文大相径庭。这也顺带解释了为什么很多翻译做的词不达意,有一种强暴原文的感觉,原因不是译者外语不够好而是因为母语太差了。也许他们的父母还在小时候鼓励他们“敢于打破常规”、“多读外国书少看中国书”、“独立思考”,甚至训练他们在别人说话一半的时候主动提问反驳,送给这些西化父母们一句西方谚语:我们应该多听少说,因为上帝给了我们两只耳朵。   
    这本书只是提供了一个沟通的骨架和模型,真正血肉的东西是“对他人情绪的体察和共感”。作为医护人员,我们更要学习非暴力沟通,让我们的沟通更为和谐。(风湿骨病科  张蓉蓉)
就医指南
挂号指南就诊流程专家排班院内导航体检指南检查指南急诊指南医保指南住院指南便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