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张士卿治疗儿童多动症经验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4日 点击数: 字体:

    儿童多动综合征,简称儿童多动症,是一种儿童行为障碍性疾病,多数自婴儿时期即显症状,如兴奋、睡眠差,不易养成定时大小便习惯等,而学龄期最为显著,多数病儿年龄增长后症状逐渐减轻乃至自然消失,可以说是儿童期特别是学龄期儿童的常见多发的行为问题。国外报道其发病率约5%~10%,在我国,其发病率约占全体小学生的1%~10%,男性患儿约为女性患儿的4~9倍,多发于6~14岁。患儿智力正常或基本正常,其主要表现为注意力障碍,如注意力不集中,不能专心做事或听课,易受外界干扰;行为障碍,如好动、好说、好闹,自己难以控制,与年龄不相称的活动过多,语言过多,难以遵守纪律,容易影响他人学习,好与同学争吵;情绪障碍,如易怒、易兴奋,情绪不稳,易激动,控制力弱,常因不能满足其要求而大哭大闹,甚至在冲动时打闹不休,较难预测其情绪波动;学习困难,如尽管其智力不差,但由于注意力涣散,学习内容不能全面掌握,家庭作业不能按时完成,对学习缺少自信心,因而学习成绩不佳。严重的可以出现逃学、说谎、偷窃等行为,甚至会发展为攻击性、破坏性行为,严重影响了儿童身心的健康成长,故对本病的防治是儿科临床一个重要课题。

    中医学无多动症病名的记载,但在一些医籍中有一些与多动症一些症状相类的描述。如《灵枢·行针》“重阳之人,其神易动,其气易往也”,《素问·举痛论》“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又如《寿世保元》云:“徒然而忘其事也,尽力思量不来,为事有始无终,言谈不知首尾。”这些描述与多动症患儿临床表现十分相似。

  本病病因尚不清楚,一般认为与早产、难产、脑外伤和某些传染病、中毒等因素有关,并与家族遗传、先天发育及出生史有一定联系;其属中医肝风、失聪、健忘范畴,与心、肝、脾、肾诸脏关系密切,部分医家从心脾入手、从脾肾入手,研究本病。

  张士卿教授系甘肃省名中医,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甘肃中医学院原院长、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甘肃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等职。他通过多年临床实践,认为儿童多动症的发病,除了与其先天不足,后天失养导致脾胃虚弱、气血亏乏,精血不充,以致心神无以受奉,肝木不得涵养,体内阴阳失衡,阳动有余、阴静不足,神魂志意不周有关外,很多情况下和痰瘀互结、清窍受蒙亦关系密切。

  痰瘀攻于心脑而生多动诸证

  张士卿指出,痰瘀相关的理论,由来已久。早在《黄帝内经》中,对于痰瘀相关的理论和治疗已初见端倪,如《灵枢·百病始生》说:“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积成矣。”又说:“肠胃之络伤,则血溢于肠外,肠外有寒,汁沫与血相搏结,则合并凝聚不得散,而积成矣”,说明了津液与血瘀相互影响的病变过程。后世历代医家据此不断对痰瘀理论进行发挥,清代医家唐容川更是在《血证论》中明确提出“血瘀积久,亦能化为痰水”,“瘀血流注,亦发肿胀者,乃血变成水之证”。张介宾也说:“痰指人之津液,无非水谷所化,化失其正,则脏腑病、津液败而血气即成痰水”等等。可见,痰与瘀虽是人体内不同的病理产物,但是两者却有着共同的一点,都是体内津血运行失常的病理反应。由于“津血同源”这一生理基础,导致痰瘀之间相互转化,相互搏结,共同为患,容易形成痰瘀互结的病理状态。所以古人早就有“怪病多痰”、“怪病属瘀”等认识。

  就小儿而言,其体质特点为“阳常有余”,“心热为火同肝论”,所以,临床上心火易亢者居多,心火亢盛,心神不宁,加之火盛烁津,炼液为痰,痰滞血涩,瘀阻不行,就容易导致痰瘀互结。同时小儿肝常有余,有余则易升发太过而横犯脾土,脾土受制运化不及,最易生湿生痰;痰气交阻,又易致一身气血之营运不周而血瘀,也可形成痰瘀互结。因胎儿难产、产伤,或幼小时跌打损伤,使头身等处留有瘀血不消;或因所愿不遂,情怀不畅、气郁不舒,气血失和,凝痰生瘀。加之小儿体质本有“脾常不足肾常虚”之特点,若因风、火、痰、瘀互结,气机升降不调,必致心、肝、脾、肾诸脏气不平,阴阳逆乱,气机升降不调,或气血不能上荣髓海,痰瘀攻于心脑而生多动诸证

  治法以养心安神配合涤痰活血

  对于儿童多动综合征的治疗,张士卿认为,由于其发病不但与先天不足、后天失养有关,亦常与痰瘀互结密切相关,因此,在治疗时,除用补养心脾,安神定志,或填精补血,益智开窍等法外,常应配合泻火涤痰、活血化瘀之法,以宁神定志,开通心窍。具体到用药,张士卿尤善用桂枝加龙牡汤、甘麦大枣汤、孔圣枕中丹、配合通窍活血汤加减化裁,亦可用逍遥散合千金龙胆汤加减化裁。药用:桂枝、赤芍、生龙骨、生牡蛎、熟地、丹参、石菖蒲、远志肉、桃仁、红花、胆南星、炙龟板、炙草、大枣、浮小麦。临证时,可根据具体病情随证加减:如偏于心脾两虚者,可去熟地、龟板、红花,加太子参、炒白术、茯神、当归等;偏于虚阳上扰者,可去桂枝,加枸杞、益智仁、鹿角粉等;若属痰火蕴结者,可去桂枝、熟地,加黄连、竹茹、龙胆草、白菊花等;如夜寐不宁,多梦呓语者,还可加用珍珠母、夜交藤等。

  典型案例:周某,女,8岁,2003年8月10日初诊。患儿出生足月顺产,平素未得过特殊疾病,唯于4岁左右时,发现好动少静,做事不能专心,教其算术加减,反应比较迟钝,语言表达尚可,但容易急躁,性情执拗。读小学以来,上课不能专心听讲,爱做小动作。学习成绩较差,尤以数学经常不及格。刻诊:面色苍晦,睡眠欠佳,多梦善呓,饮食尚可,但不喜欢吃蔬菜、水果。就诊时坐立不宁,无有静时。舌红苔白,脉象弦滑。据证分析,当系肝旺脾弱,痰瘀互结,心窍不开,神守不宁。治宜调肝理脾,豁痰化瘀,开窍益智,宁神制动。方用逍遥散合千金龙胆汤合通窍活血汤加减。

  处方为:柴胡10g,当归10g,云茯苓10g,赤白芍各10g,丹参10g,郁金10g,法半夏10g,青陈皮各6g,菖蒲10g,远志6g,益智仁10g,龙胆草10g,钩藤10g,炙草6g,炒枣仁15g,焦三仙各10g。上方增损,先后服药30余剂,诸证缓解,听课、作业稍能专心、静谧。后嘱其常服归脾丸、六味地黄丸,每日2次、每次各服4粒,约半年余。随访家长,谓其能正常听课,数学成绩亦明显提高。

上一篇:没有了!
就医指南
挂号指南就诊流程专家排班院内导航体检指南检查指南急诊指南医保指南住院指南便民服务